乐意

你以为你看见的是谁。

18.4.1

烟花三月下扬州。可我三月尾忙得连鸡鸣寺都没法去,只能在朋友圈赏樱,羡慕别人的春游。还没来得及凑个人头,三月就匆忙过去了。

现在是四月一日,零点过三十五分种。

我刚回宿舍洗完澡,头发还没吹,懒。

不知道为什么,上周老师们疯狂布置作业,偏赶上清明假期,谁都不愿意留在学校拍片子,或在假期写小论文儿,于是这周末成了最后一班车,赶着上趟,提前完成任务,好好安静过个清明,上上坟,踏踏青。

于是,我就磨破脚,打了水泡。悲惨世界,悲惨的人生。

真诚地送给坦白说我拥有上天赐予的好运的那位匿名朋友俩字,放屁。前两天踩到粪便,又成功用大衣帽接住鸟屎的好运,送给您,要不要?求求您收了吧,唉。

最近乱七八糟...

180213

现在是二零一七年腊月二十九,也是二零一八年情人节,明天就是除夕。

距离我上次在电脑上敲出来一篇小文章已经过去很久了,因为很多愉快或者烦人或者纠结或者懒惰或者忘记的琐碎原因,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记录,现在要细细梳理一遍,这个年可不能稀里糊涂地过去。

尽管我还欠着公众号的两个稿子和学校的策划稿没写,也不知道吹海水以后还是不是吹海水,但明年的我和今年的应该不一样。

从期末考试说起的话,那几天天气真的很糟糕,在六楼推着箱子扶着扶梯“漂移”,行李箱轮子卡在雪里还打不到车,动车晚点六个小时不等我们呼啸就开走,在南站附近找到一个网吧,站在高架下面,如履薄冰,风刮到脸上,眼镜上呼出的热气形成白雾活生生把...

180222
存图
高邮湖水波被冬风吹成碎片,撒上蛋黄色的阳光,千千万万个截面,比宝石还要好看

180106

这学期第二次感冒了,生病频率赶超去年一整年,果然是年纪大了。可能是吹了风,下课回宿舍后头就很痛,想着还要复习,不能睡太久,就披着衣服在桌上眯了一会,以一种及其难受手脚麻痹的姿势,久违的姿势。

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想到了夏天趴在课桌午睡的阳光,还有冬天穿着厚厚衣服,把校服当枕头在暖洋洋的教室午睡时从窗外投射进来的没有温度的阳光。我用头发丝覆在眼睛上减少光亮,会有一种酥酥麻麻又很有依附的安全感,直到现在我也会偶尔这样,凌晨睡不着的时候,抓一缕头发,别到另一侧的耳朵后面,没有眼罩那么强的避光效果,但比眼罩轻,很舒服,这是长头发专利,也可以说是我的一个怪癖了。想来不知情的人看到我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被子...

180105

风起长林播出后,我翻回去把琅琊榜一看了一遍。15年的剧,我从17年末追到了18年初。

追到南京下雪了,金陵也下雪了。我特别憧憬裹着毛领大衣,围着火盆,抱着手炉,倒好一杯热茶,剥开金黄色的橘子,和很久未见的老友聊聊山水趣事,或者城中的风流韵事。当然,这是很美好但不太能实现的事情,没有人能够白白身居高位,或者坐拥富贵天伦。即使是什么都能应对的梅长苏,也不能。他必须筹谋操劳,还有病魇缠身,不可能那么轻松的,退一步,假设他没有深仇血海,只是林殊。想了想,我假设不出来,我想象不出来,没有经过梅岭一战的林殊,还是京中最风华意气的少年郎,以后必然还是不会顺利,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松。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除了...

171225

今天是平安夜,不对,现在应该算是圣诞节了。

这是我严格意义上过的第一个圣诞节。以前总觉得,圣诞节应该是和男朋友一起过才对,我没有男朋友,所以不能过圣诞节。现在我依然没有男朋友,可是我有了很好很好的朋友,能在千里迢迢的另外一个城市给我叫外卖,送我平安果的朋友。

想想去年圣诞节,大概在准备考试?翻了翻朋友圈,空间和博客,发现都没有动态,不知道那天具体做了些什么,能找到的最近的就是12月31号在开往北京的九个小时的动车上写的年终总结了,说16年是蠢到爆的一年。

再想想前年圣诞,依旧没有发动态,后几天补了一张下雪的图片,是在学校晚自习时偷偷跑到走道尽头拍的。圣诞下雪真的太好看了,虽然学校没什么节...

171217

其实特别希望自己足够厉害,能写出很了不起的东西。从来不怎么看书的我怎么算都不会是个有文学才华的人,更不用说天赋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回看自己先前的日志时会偶尔泛出除了回忆之外的思绪,原来我能写出来这样的文字,堆在一起就成了文章,我写出来的文章。当然没有任何的才气或者文笔,不够简练,不够精髓,不够有意味,只是细细碎碎的生活闲话而已。

但是文字真的是有魔力的,我记得我写的第一篇日志只有一句话,“喜欢他们,就像看见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字整整齐齐地摆放起来一样舒服。”现在看见过去的我摆出来的文字,还是感觉很舒服,很让人高兴。

高中的时候,总是会钻尽一切空子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除了谈恋爱,玩手机被抓...

有希望

神明仙贝:

2014年的节目,他在游戏里说一心一意,你接了一生一世的成语,他表情恍惚喜悦回味。同年,他15岁的时候给你过生日许了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一共六十年给你,加上你那时候的岁数,应该正好是白发苍苍的年纪。16岁的时候他公开结婚对象的标准说一定是一个可以一生去生活的人也是自己最爱的一个人。17岁的时候他在自己的生日会开场唱了绿光,是你的颜色,是冰岛极光的颜色,是翻越过前面山顶和层层白云才能见到的奇迹,更是不同于任何意义的如此唯一。18岁的时候他有了第一个单人代言,代言品牌的宣传语是一生只爱一人,你的生日会上他送了你一个音乐盒让你把声音唱给全世界听。你觉不觉得,这是一种...

171108

     已经是在lof上写的第三篇生日日记了。

     今年特别巧,估计也是一生唯一一次,十八岁这样重要的生日,和源源在同一天。
     
     喜欢你们,也是一生中唯一一次。

      尽管现在没有过着想要的大学生活,也很废柴,但这是我第一次以大学生的身份过生日。之前设想过很多次,十八岁生日会怎么过,在中传,还是怎么样,都没有一一实现。

  ...

想回到高中,重来一遍。

© 乐意 | Powered by LOFTER